客服热线:18655176272

工业4.0时代不能没有中国的身影 第三次工业革命如何无缝对接

2014-8-29

内容摘要: 世界变化之迅速,总令人始料不及。也许你才刚刚翻开《第三次工业革命》这本书,当你正为其中描绘的自动化工厂而惊叹不已时,你可能没有注意到,在遥远的大洋彼岸,整个工业界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无数优秀的公司正用实际行动告诉你,第三次工业革命早已结束,另一个崭新的时代已经到来!

  世界变化之迅速,总令人始料不及。也许你才刚刚翻开《第三次工业革命》这本书,当你正为其中描绘的自动化工厂而惊叹不已时,你可能没有注意到,在遥远的大洋彼岸,整个工业界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无数优秀的公司正用实际行动告诉你,第三次工业革命早已结束,另一个崭新的时代已经到来!

  一股“革新”的力量,正在德国工业界的上空迅速地扩散开来。在告别机械化、电气化和信息技术之后,德国迎来了工业化的第四个阶段,他们向全球工业界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将物联网及服务引入制造业,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2013年4月,当“工业4.0”的概念第一次在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提出之后,举世哗然。这个世界制造业最发达的国家,再一次以其全新的理念,向全球工业提出了挑战!

  “我们正拥抱一个伟大的时代!”亚洲制造业冠军联盟总干事罗百辉表示,掀起一场全球化的工业4.0革命风潮,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工业4.0”究竟将给人类带来什么?

  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工业4.0”的基础是分布式自组织式的生产流程与大规模单件生产趋势的日益融合。通俗点儿说,人们在完成第三次工业革命之后,制造业的生产流程已经完全实现自动化、透明化。在这个基础上,将信息与物体相连,所有机器都进入到一个统一的智能化网络中,它们可以自动调试生产流程、节奏,自动地修复故障,以最具收益的方式制造产品。

  除了可以在“智能工厂”实现“智能生产”以外,“工业4.0”对人类最大的贡献则在于,其智能辅助系统可以把工人从单调、程序化的工作中解放出来,使其能够将精力集中在创新和增值业务上。从长远来看,灵活的工作组织形式使工人们能够更好地整合自己的工作、私人生活和职业生涯发展,为工作和生活找到一个更好的平衡点。

  如果说商业的本质是为了人类的福祉,那么当工业化的水平发展到可以让人更加自由、更大可能地实现自我价值的时候,整个社会是不是就进入到了一个理想的状态?很多人都坚信这一天终会到来,并为此积极地付出努力。

  2013年年初,一项针对“德国工业4.0战略前景”的调查显示:47%的公司已经积极参与到“工业4.0”的战略中;18%的公司正参与德国“工业4.0”战略的研究工作;而12%的公司声称它们已把该战略付诸实践。

  在这些付诸实践的企业中,西门子的电子车间无疑是其中的典型代表。Simatic控制设备的生产和全球分销全部由智能机器控制,这一流程每年都涉及5万余种产品约16亿个部件,复杂性远远超出了传统工厂的能力范围。为此,西门子建立了一个紧密结合的技术网络,这些技术相互整合,共同组成了一个更智能、更高效的整体,使每100万件产品中,次品不超过15件,生产线的可靠性达到99%,追溯性更是高达100%!

  当近80%的公司都在积极迎接“工业4.0”时代的时候,整个国家的产业形态也随之改变。值得一提的是,在“工业4.0”的发展中,德国政府给予了2亿欧元的财政支持,显然,它们已经把发展“工业4.0”提升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

  然而,德国并不是唯一一个探索制造业未来发展趋势的国家。早在2010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签署《制造促进法案》时,就提出了“再工业化”战略,也就是后人常说的“制造业回归”。但它们并非简单的回归,飞速发展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和数字制造将重新构筑制造业的竞争局面,这些技术不仅将让制造业更具创造力、更加本地化和个性化,还会降低成本。

  特斯拉的例子较为典型,它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与“工业4.0”的理念不谋而合。被誉为“汽车界的苹果”的特斯拉,它对自己的核心定位不是电动车,而是一个大型可移动的智能终端,具有全新的人机交互方式,通过互联网终端把汽车做成了一个包含硬件、软件、内容和服务的体验工具。它的成功不仅仅是电池技术的突破,更得益于将互联网思维融入了汽车制造。

  在罗百辉看来,“工业4.0”已经演化为全球化的趋势,颠覆性的创造力,带给人们极大的想象空间。就像美国自动缝纫机技术公司所说的那样:“别看美国每年从中国、越南等国家进口大约1000亿美元的服装和缝制品,我们研制的自动技术,看起来能使剪裁和缝纫的成本低于中国。”

  当发达国家的人们,正在享受新工业时代带来的狂欢盛宴时,中国还没有完成第三次工业革命。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说的“3年投资1000亿元,引入100万台机器人”的豪言壮语,至今还在不少企业家的耳中回荡。中国日益上涨的劳动力成本,正迫使中国的制造业企业大量地进行“机器换人”,但这种工业化趋势却往往被企业家视作一种时尚潮流,互相比拼着上马数字化设备,他们经常抛出的问题是:当制造流程全部自动化以后,我还能做些什么?他们并没有感觉到,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实际上已经整整落后一个时代了……

  但是,从中国汽车企业普遍学习和接纳精益思想开始,经过十年的快速发展,中国企业的现代化管理水平和意识已今非昔比。精益管理、生产、交货灵活性的完美结合一定是未来的趋势。

  工业4.0时代不能没有中国的身影

  对于尚未完成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中国企业来讲,前沿理念无疑会让这个世界第一大制造国加快赶上发达国家的步伐,在全球化的社会。

  让机器和生产中的产品直接对话,所有环节都通过无线网络相连,这种类似《玩具总动员》的情景,就是“智能工厂”,也是“工业4.0”的最终体现。

  今天的工厂,每一个环节的信息也都是自动化控制的,问题是环节与环节之间的信息并不共享。例如,公司物流和成本核算,人力调配属于一个操作系统;生产线归另一个系统。每一个操作系统的编程语言很难互通运用。

  这一系统与系统之间的壁垒就是提升自动化程度的最大障碍。这也是德企以及研究机构所遇到的问题:只要实现数据标准化,打破数据壁垒,而且数据处理速度足够快,那“工业4.0”就实现了当然,最好之前就做好更难攻克的信息安全工作,确保无处不在的商业间谍和产品盗版不会有机可乘?

  德国欲借“工业4.0”快速崛起

  德国“工业4.0”战略确定两大目标:“智能工厂”,重点研究智能化生产系统及生产流程等的实现;“智能生产”,涉及企业的物流生产管理、智能技术的应用等

  长期以来,工业领域的优势让德国人引以为傲。但“数字时代”的到来让德国人的优越感荡然无存,尤其是当美国互联网巨头纷纷“涉足”工业领域时,德国人感受到了来自大西洋彼岸的巨大威胁。因此,德国提出并力推“工业4.0”战略,努力实现实体工业生产与虚拟数字世界的“无缝对接”,并意图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

  不久的将来,企业将软件、和通信系统集成于所谓“信息物理系统”(Cyber-PhysicalSystems),构建“智能工厂”,打造“智能生产”,提高资源利用率、生产灵活性及客户与商业伙伴紧密度,提升工业生产的商业价值。德国联邦信息技术、通讯和新媒体协会的一份研究显示,通过“工业4.0”战略,德国6大国民经济重要行业的产值至2025年预计共增长780亿欧元,平均每个行业每年增幅可达1.7%。

  德国要实现这一战略也面临着许多障碍,如信息技术的安全漏洞、标准化和专业人才匮乏、基础设施不足以及相关费用过高等。除此之外,最主要的是需要解决众多国际标准问题。但德国并不“急于求成”。如果有一天“德国标准”成为世界通行的准则,那么对德国来说,这一切代价都是值得的。

  除了德国,世界上其他发达国家也都开始重新重视先进制造业的发展。美国也在通过各种计划,促进先进制造业发展,有人称之为“再工业化”。无论怎样,大西洋两岸的美、德两国已经开始了一场对新工业变革主导权的竞争。

  中国如何与第四次工业革命无缝对接?

  工业在欧洲经济中发挥核心作用,创造的价值占总附加值的15%。同时,80%的创新以及75%的出口都来自工业领域。如果再将工业相关服务计入内,工业可以说是欧洲社会经济发展的引擎。但是,随着近些年参与市场竞争的企业,尤其是亚洲企业越来越多,欧洲制造业的竞争力不断下降,面临的压力也与日俱增。英、法、德等成熟市场过去10年的工作岗位数量分别下降了为29%、20%和8%。

  各国的发展情况也各不相同。虽然德国与东欧国家在工业市场的份额一直在增加,但其他欧盟国家却面临去工业化的问题。“这种趋势将会削弱欧洲的整体实力,因为工业领域会失去更多的工作岗位与专业知识。在工业自动化、电子化以及数字化之后,向工厂引入物联网的举动标志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合伙人麦克斯·布兰切特(MaxBlanchet)说道。

  过去20年间,全球制造业销售从3.5万亿欧元增加到2011年的6.5万亿欧元多。但是,各国销售量在总量中的占比却发生了巨大变化:西欧传统制造业强势的国家失去的市场份额超过10%,这部分市场被亚洲、俄罗斯、南美以及非洲等新兴地区抢占,后者的工业市场份额因此提升至40%。

  随着工业4.0时代的发展,很多工业领域都需要能够理解联网工业流程的新型专家。促进创新也是必要行动之一。现在,产品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工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革新换代才能保持竞争优势。政府应出面推动跨国研发项目的合作,来促进长期研究与创新的发展。

                                                                           —— 文章 来源:互联网